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开岭的博客

走吧,人间的孩子!与一个精灵手拉着手,走向荒野和河流……这世界哭声太多,你不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有散文和思想随笔集《激动的舌头》《跟随勇敢的心》《精神自治》《精神明亮的人》《古典之殇》《王开岭作品中学生典藏版》。作品入录数百种文选、大中学教材和中高考语文试卷。历任央视《社会记录》《24小时》栏目指导,《看见》主编。未经许可,谢绝纸媒和商业电子媒体转载。图书可搜索当当、亚马逊、京东等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被禁止的   

2013-01-11 01:25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高尔基《不合时宜的思想》有感

书刊检查制度本身是毫无用处的。

——马克思

 

关于被禁止的 - 王开岭 - 王开岭的博客

 

“凡是视思想为危害的地方,首当其冲的便是禁书,并对报刊杂志和广播报道实行严格的新闻检查,这一点已非偶然。在两行文字之间,也就是印刷机所留下的那一行狭窄的空白里,人们所聚集的火药,足以炸毁好几个世界。”(伯尔《语言作为自由的庇护所》)。也正因如此,“语言可能是自由的最后一个庇护所”。

1917年5月1日,高尔基创办《新生活报》,并以“不合时宜的想法”为题连载了20多万字的批评文章,揭露当时俄国革命中的混乱、野蛮、嗜血、掳掠、滥杀无辜等种种不光彩行径:“篝火燃着了,但火并不旺,到处弥漫着肮脏、酗酒和残忍的乌烟瘴气。”“我们正经历着一场阴暗的情欲的暴风雪,贪婪、仇恨、报复的狂风大张着血口在我们周围肆虐……”此时的高尔基已与先前那只呐喊“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”的海燕判然有别,因为他看到了很多始料未及的东西,一个理想主义者所不容忍的东西,这是一场泥沙俱下、拳打脚踢、混含着鞭子和棍棒的暴风雨。他忠告新生政权应建立在理性和文化的基础上,应制止激进的狂暴倾向和一切破坏行为,并向自己的人民输出科学建设的思想和健康心灵的教育。此举触怒了布尔什维克的领袖们,1918年7月16日,经列宁批示,彼得格勒政权查封了《新生活报》。自此,这批被列宁称为“悲观主义”的文字便神秘消失了,俄文版30卷本和中文版20卷本的《高尔基文集》中皆不见踪影,直至1988年,才在俄罗斯重见天日。

其实,早在自己的报纸被“干掉”前,高尔基就对这种粗暴的恶性政治表示了强烈憎恶。他认为哪怕与敌斗争,这种方法也是极不光彩的,不体面不理智,这会使人想起“君主制时期政府查封报社那些卑鄙勾当”,允许说话——无论是敌是友!这才是一个进步政府的态度。

1918年5月10日至13日,出版事务人民委员会关闭了莫斯科与彼得格勒的数家旧报纸,当局声称:“苏维埃将同这些报社作斗争,直到它们把自己改造过来并开始提供善意的消息为止。”甚至预言:“我们现在还容忍个别资产阶级报刊只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胜利,当将来在《真理报》上宣称‘我们彻底胜利了’的时候,那就连一家资产阶级报纸也不准存在了。”第二天,即5月14日的《新生活报》(总第89期)上,高尔基遗憾又不无挖苦地说:“他们害怕什么?畏惧什么?……他们这些富于地下活动经验的人不会不知道,被禁止的言论会获得某种特殊的说服力。”“难道他们对自己的信心已丧失到这种程度?以至公开地、放声讲话的做法都使他们害怕……被迫害的思想,即使反动思想,也会获得某种高尚的色彩,激起人们的同情。”

高尔基心急如焚,想给领袖们一点儿智慧和逻辑,他大声吁告——

“给言论以自由吧,尽可能多的自由!因为当敌人说出很多话的时候,他们最终是会说出蠢话来的,而这是非常有益的。”

真可谓用心良苦。是啊,即使是“反动”的,又为何不能给它一个充分展示、继而露出破绽和马脚的机会呢?谬论不是不攻自破吗?真理不是愈辩愈明吗?事实上,被禁止的东西越多、越持久,人们对之窥视、猜测、议论的兴趣及热情即越强烈,而这种热情最终会以对禁止者愤怒的反向维度爆发出来,因为人们在关注被压迫事物的同时会联想起自身曾受的压迫,会感受到某种抑制和被剥夺的威胁。

一个聪明的政府应尽可能地显示大度,而这正是瓦解敌人并最终消除敌意的良策。相反,任何黑箱操作和翦除异己的做法只会招致民众的反感与惊惧。

只可惜,在很多时候,权力者的底气太弱了。除了表现得比当年敌人更气势汹汹更蛮不讲理,就没什么招了。为了阻止别人说话或突然插上一句,他必须一刻不停滔滔喋喋地演讲下去……直到听众再也耐不住,嘘声四起,散了场子。

那么,为何如此害怕别人的言论而不给自己挣点脸面呢?

大致两种可能:一是自己清楚对方说的是真相,而过度担心这真相于己不利,故做出失态之举;二是心胸太窄,愚妄尊大,听不得半点不敬之词,党同伐异,见异诛之,乃骨子里的秉性和长久的斗争习惯。

如是第一种情况,虽须以驳斥,但理念上尚可争议,即真相到底于己利还是不利?究竟怎样才算“善意的消息”?难道惟那种好大喜功、忌疾讳医、瞒天过海、自欺欺人的做法才合乎“善”之标准吗?(当然,这种理性讨论仅对一个本质上不坏的政府才合适)不妨来听听高尔基:“如果我们能在敌人得意地指出我们的缺点、错误之前,意识到自己的弊失,那么无论道义上还是策略上都要好得多……不应该忘记,敌人在谴责我们时常常是正确的,而真实情况又会加强敌人的打击。比敌人更早地说出关于自己可悲而又难过的真相,就意味着对方的进攻将变得毫无力量。”是啊,为什么要把揭露真相的机会拱手让人呢?为什么不将批评也纳入“善意”范畴呢?高尔基的《新生活报》功过孰焉?遗憾的是,领袖们非但没把批评者引为知己,反唆使一帮捉刀在《真理报》上谩骂:“在形形色色的革命掘墓人的大合唱中,又添了一条嗓子,大作家高尔基的嗓子。”“高尔基已不是革命的海燕,而是革命的直接叛徒了。”

倘若是第二种情况,则只须无情地嘲笑与诅咒了。正像高尔基的愤怒:“他们像狐狸一样拼命地争夺政权,像狼一样地使用政权,但愿他们会像狗一样死掉!”此外,它不配更多的议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于1998年10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最早收入《激动的舌头》,1999年版,后编入王开岭文集)

 

收录作者20年主要作品的五卷文集《古典之殇》《精神自治》《跟随勇敢的心》《当年的体温》近由书海出版社出版,其中《激动的舌头》(修订版)受阻至今未能出版,因此五册文集目前只有四册。详细信息可查阅当当、卓越、京东等。另,早先出版还有散文随笔自选集《精神明亮的人》。感谢网友热心问寻,一并敬告。

关于被禁止的 - 王开岭 - 王开岭的博客

 关于被禁止的 - 王开岭 - 王开岭的博客

 

 

(注:读者反映,近从卓越亚马逊购得作者签名版《精神明亮的人》和《古典之殇〉,此签名符实,作者未举办过任何签售活动,但曾为出版社签过数百册礼品书,此签名版应为出版社提供,前者在亚马逊有注明,后者未标出,读者可参考http://www.amazon.cn/%E7%B2%BE%E7%A5%9E%E6%98%8E%E4%BA%AE%E7%9A%84%E4%BA%BA-%E7%8E%8B%E5%BC%80%E5%B2%AD/dp/B008RTATUM/ref=sr_1_1?s=books&ie=UTF8&qid=1357710570&sr=1-1  和  

http://www.amazon.cn/%E5%8F%A4%E5%85%B8%E4%B9%8B%E6%AE%87-%E7%BA%AA%E5%BF%B5%E5%8E%9F%E9%85%8D%E7%9A%84%E4%B8%96%E7%95%8C-%E7%8E%8B%E5%BC%80%E5%B2%AD/dp/B008RTAQP0/ref=sr_1_5?s=books&ie=UTF8&qid=1357710603&sr=1-5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24)| 评论(1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